《今日信息报》报道食用菌事迹之一

柴河食用菌学会产品
柴河食用菌学会助推伊春黑木耳产业发展
2018年5月25日
柴河食用菌学会怎么样
《今日信息报》报道食用菌事迹之二
2018年5月28日
柴河食用菌学会怎么样

不信东风唤不——柴河食用菌学会杨义庆侧记

  在黑龙江省河镇,有一家标准化大型菌种厂——柴河冬梅食用菌厂。眼下,这家菌种厂已经名震东北三省,当然也受到关内一些省市菇农、耳农的青睐。

  不过,令人吃惊的是:该厂厂长杨义庆,竟是个曾经从教20多年,又当过多年企业党委秘书的人物。他为何弃官下海?又是怎样干起食用菌这一行的? 这,还是从10年前说起吧——

  1995年6月,正在担任柴河林业局党委秘书的杨义庆突然写出申请,要求到本局二次开发公司去工作。这一举动,表面上看似突然,其实并不突然。因为他性格内向,从学校调任到局机关不长时间,就感到这里的环境对自己不太适应。物别是当看到一些没有真本事的人,成天靠打麻将、吃吃喝喝、拉拉扯扯搞关系、做交易就不顺眼,认定此处不是久留之地。这样,林业局二镒开发公司的举措一推出,便给他提供了脱身机会。

  当时,杨义庆在二次开发公司任副职。开始几个人都雄心勃勃,可是不知不觉一年多过去,又是开木器厂、又是种地、又是倒木材,什么也没干明白。于是,林业局将二次开发公司的资产承包给一把手,他和另一个副手便没了位置,就回组织部等待重新安排。足足等了几个月,仍无结果,还让等。他在想:两个儿子上学需要钱,家里生活需要钱,不能再等了!——人生的路千万条,何必非走这独木桥?他很快便拿定主意:不用你们安排了。我自己干可以吧?凭我的智力和拼搏精神,我相信一定能在大海里找到生存的绿洲——“不信东风唤不回”!

  然而,浩渺大海何处有绿洲?茫然中,把目光落在了他爱人的身帝;爱人王桂芝从10年前就小打小闹地做起了木耳菌。虽然效益不太可观,但它毕竟是个实实在在的可以容人的行业。

  经过以复思索,他终于决定加入爱人的行列,和她一起做木耳菌,并且一定要干出名堂来!为此,他买来十几本有关食用菌的专著,废寝忘食地进行研读。还专程到黑友江微生物研究所、东北森大等单位,详细请教了有关专家。同时又和爱人多年的实践经验结合起来,认真进行探讨。

  谁知,好事多磨。他在爱人的作坊里干一段时间,木耳菌行业就出现了低潮期——经液晶效益濒临亏损的边缘。不过,经过考察、分析,他得出结论:食用菌是朝阳企业,它的前景非常广阔。眼前的困难是暂时的,渡过这一难关就大有希望。必须继续搞下去!

  为保证主导产业——食用菌正常发展,又能保持正常的家庭生活,他和爱人商量后,马上搞起一项辅助产业:生产饮料。后来的实践证明:这个行业实在是太难干了,处处有阻力,方方面面都 可以勒你脖子。这也被托出食用菌这一行接触的都是老百姓,发展环境非常宽松。这样一来,更加坚定了他大干食用菌的决心,待低潮期一过,便停止饮料生产,和爱人一起全身心地投入到食用菌的发展建设上来。

  首先,千方百计地培育优质菌种

  杨义庆认为,培育优质菌种是发展食用的重中之重。而优质菌种又离不开纯野生母本(木耳)的选择。为了获取纯野生的木耳母本,他经常是跋山涉水,千里迢迢,奔波于大兴安岭的呼玛、塔河的原始森林之中。每次去,至少十天半月。有一次,由于起早贪黑、风雨兼程,他患上了重感冒,几天高烧不退。当他和向导走到一个山脚下时,景己经走不动了,便他还张罗着向山上攀登。向导感动了,含着泪说:“你歇歇吧,我自己去!”他硬是独自爬过陡坡,终于选 到了一朵理想的野生大木耳。杨义庆如获至宝,就地吃上“感康”,连夜乘车返回。回到柴河后,仍然头昏脑胀,四肢无力,便还是坚持着直奔制菌车间,把采到的野生木耳交给技术人员,及时地进行菌丝分离作业。

  杨义庆经过实践懂得:好的母本得到了,并不是一劳永逸,一成不变;它过了一个阶段就会退化。别无选择,退化了,只能再去寻找、分离筛选——循环往复,无休无止。也只有这样,才能使母体永远处于优势。有了这样的母种,就为木耳栽培的商产创造 了必要条件。

  第二,精心研制最佳配方。

  在袋栽木耳和蘑菇栽榈的大潮中,杨义诙了获得好的配方,同进设计出几十个方案反复进行试验。有一个阶段,由于没能得到理想的试验结果,他饭吃不下,觉睡不好,体重一下子减少了十几斤。搞试验实在是一件很麻烦、很辛苦的事!一天夜里,他从炕上爬起来,拿着手电筒就往外走。爱人愣啦:“这深更半夜的,你要干啥去?”他说:“刚才在梦里梦见第9个配方做出的菌种已经长出又大又厚的木耳,我去看看。”然而,梦终归是梦,他到院子“试验田”里看过才知:一切如故,奇迹并未出现。不过,他仍不气馁、不动摇,继续试验、试验……经过几个春夏秋冬的不停的试验,他终于筛选出了理想的配方,创造出食用菌增产添加剂——“菇耳壮”。用菇耳壮做菌,可降低成本20%,增加产量20-40%。“菇耳壮”是他们用科学方法精制而成的食用菌营养素粉剂。它的出现,为食用菌的高产奠定了基础,立刻受到广大菇农和袋栽木耳户的喜爱。

  第三,努力探索科学严格的管理方法。

  在这方面,杨义庆做到严把“三关”:一是严把菌丝分离筛选关,确保制出好菌种。二是把好接菌关,确保长出好木耳、好蘑菇。三是把好技术关,确保技术上不出问题。这一关稍一疏忽,就会出乱子。有一次,他生产的一批二级种、一级种接上后,就是不扎根定植。经过查验,各方面操作都没有问题,究竟什么原因呢?杨义庆一时陷入了迷茫。后来,终于弄明白了,是拌料工人把轻质钙(白灰)误为石膏添加剂加进去,致使碱性过大,所以出现不扎根的问题,造成了很大的损失。接受了这个教训,杨义庆便在菌厂的生产管理上加大了力度,制定出各道生产工序的具体操作规程,避免了类似事情的发生。

  正如预想的那样,杨义庆把食用菌高产的三个要素抓住以后,他们生产的食用菌产品便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可喜形势。

  如果说,食用菌低潮期曾弄得杨义庆忧心忡忡的话,那么在他的食用菌菌种供不应求的形势下倒使得他有点措手不及了。不过,他很快就从激情中走出来,毅然集中精力、财力、加速扩大生产规模。经过一番拼搏,硬是将几十平方米的小作坊扩大成占地3万平方米、厂房2千平方米。同时,粉碎、拌料、装袋、灭菌、接菌、运输等一系列食用菌生产的机械设备。全部到位。技术工人增加到40多人。这样,食用菌产品便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,并源源不断地运往四面八方。

  不过,这一个问题解决了,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。优质菌种售出后,大部分用户传回高产的喜讯,也有的用户传回不会操作、不会出耳管理造成损失的信息。对此,杨义庆决定:创办食用菌学校,分期举办培训班。近5年来,共举办培训班100多期,培出食用菌技术骨干和带头人近3000人。这些人分布在黑龙江省内外广大农村、林区,他们又带动周围的农民、林区工人、镇下岗职工,共同从事食用菌栽培、极大地推动了我国食用菌产业迅速发展。

  天道酬勤。经过杨义庆及其爱人多年的拼搏,现在冬梅食用菌厂每年可向社会提供优质食用菌菌种数十万袋(瓶、支)、成为黑龙江省标准化大型菌种厂,同时也取得可观的经济效益。2004年,冬梅食用菌厂被授予“全国食用菌先进单位”光荣称号,冬梅牌菌种被评为“名牌产品”,“菇耳壮”被评为“全国优秀科技成果”和全国推荐产品(同时被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专利权)。

  如今,杨义庆己近花甲之年,但他仍在为食用菌事业自强不息,呕心沥血。我们有理由企盼他:“踏遍青山人未老”、再创奇迹拥抱“夕阳红”!